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84786.com >

呼格吉勒图案:枪决18年后“真凶”再现

发布日期:2019-08-04 00:45   来源:未知   阅读:

  儿子被枪毙后的日子,李三仁、尚爱云一家是在屈辱和痛苦中度过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尚爱云“有苦没法说,一说起就全身发抖,嘴巴哆嗦,上下牙齿嗒嗒嗒直打架”。走在街上,听见人家议论,“说我的儿子是强奸杀人犯,被枪毙了,我的头皮哗地就像炸开了,头发一根根都立起来了。我头都不敢抬,只能赶紧走得远远的。”

  2005年10月,涉嫌作案21起、身负10条人命的赵志红被内蒙古警方抓捕。赵志红落网后,供认曾在1996年4月在呼和浩特第一毛纺厂家属区公共厕所内强奸杀害过一名女性。这正是当初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凶手而遭枪杀的那起案件。

  起初,李三仁、尚爱云夫妻并不知道赵志红的事情,直到警方领着赵志红在已夷为平地的公厕旧址指认现场时,目击这一场景的邻居将此事告知尚爱云。

  得知消息的尚爱云哭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就和老伴一起去赛罕区公安局。他们满心希望为儿子讨回清白,孰料对方让他们去呼市公安局,到了呼市公安局,“分管的副局长边玩着手机边说,这个事情别找我,我不知道”。

  后来,他们经人帮忙,找到了内蒙古何洋律师事务所主任何绥生,希望在当地颇为知名的何律师能为他们奔走。

  何绥生律师回忆,大约是2005年年底的一天,呼格吉勒图的父母来了。“老两口子跟我说了他们儿子的案子,给我下跪,说儿子很冤。”何绥生说,“60多天就把人给枪杀了,凭直觉感觉不正常。”

  之后,何绥生律师辗转获知,支撑该案成立的主要证据只有口供,而且口供非常干净。“我们办案的人都知道,越是干净的口供越有问题,那不知道修改了多少次。”他基本上认定该案确有问题,但想到一审二审司法机关的主要办案人,何绥生打了退堂鼓。

  何绥生对李三仁、尚爱云说:“我能力水平有限,这个太难了。在咱们国家要想翻过来,走申诉这种正常的程序不行,唯一的途径就是找媒体。”何绥生让他们去找自己的好朋友新华社内蒙分社记者汤计。“如果他不能给你们鸣冤,我也没有办法。”

  老两口找到汤计,汤计以先内参后公开的方式率先披露了此案,引起舆论普遍关注。因其案情与河北石家庄聂树斌案高度相似,媒体将其称之为“内蒙古的聂树斌案”。

  2006年11月28日,呼和浩特市中级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赵志红系列强奸杀人案。检察机关对赵志红的指控,没有提及在第一毛纺厂家属区公共厕所内的强奸杀害案。这与众所周知的“聂树斌案”中,河北衡水市检察机关没有指控嫌犯王书金供述的康菊花被奸杀一案如出一辙。

  之后汤计又连发几次内参,终引起中央有关部门重视。2007年1月1日,对赵志红的死刑执行被临时叫停。

  之后,李三仁、尚爱云夫妇踏上了漫漫上访路。刚开始几年,他们每个月都要出去两三趟,找自治区公安厅,找政法委,到北京找最高院。后来每年去北京两三次。

  “我们现在都住不了宾馆,人家公安把我们的身份证都留档了,我们在宾馆一登记,公安就来了,内蒙的人就来了。”去年6月,尚爱云对财新记者说,“有一年去凤凰卫视《社会大视野》做节目,刚住进宾馆,半夜就让公安带到一个地下室,还有几次拉到了久敬庄(位于北京丰台大红门的截访黑监狱聚集地)。”

  尚爱云说,跟以前那些年比,这九年对他们的伤害更大。2008年有一次她来到自治区高院,跟一名人高马大的法警发生争执,对方20出头,对她打拳打脚踢,她的腿都被踢青了。她忍不住放声大哭:“你高院欠了我一条人命,现在我的命也不要了,你们要欠第二条你们拿走。”在她的坚持下,那个法警在副院长办公室向他道了歉。

  “明明知道自己的儿子是清白的,就是没人管。每次去都让我们再等等,再等等。我们都等了八年了。我就不明白,为啥真凶都落网了,我的儿子还得不到平反?”

  肉体的伤口还有愈合的时候,心灵的伤口啥时想起啥时疼,永远愈合不了。记者问尚爱云,如果当年冤枉了你儿子的那些人上门向你赔礼道歉,你会接受吗?

  赵志红案的主办人,原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赫峰对财新记者说,赵志红被抓后,交代了17起案件,其中10起既遂奸杀案,未遂7起。赵志红交代的17起案件中,有呼格吉勒图案。

  赵志红的记忆力特别好,那么多起案子,他交代作案现场从来没有错过。当时,一毛厂那个公厕已经夷为平地,民警带着他到现场指认,厕所的坑位、结构,赵志红说得一清二楚,包括作案手段,头朝哪边,遇害人的身高、体貌特征等与当时现场勘查都基本吻合。

  赵志红做的最后一起奸杀案受害者是位19岁的姑娘,家住乌兰察布凉城县农村。这本是一起隐案,即当时还没有人向公安机关报失。赵志红落网后,带着警察到呼市南河边挖出了姑娘的尸体。当警察找到其家人,家人正准备报失。

  赫峰说,根据赵志红交待的情况和细节,呼市公安局认定当年一毛厂公厕奸杀案就是他做的。“当时我们呼市公安局成立了复查小组,我们跟公安厅的结论一致,认定呼格吉勒图案是个错案。”赫峰说。

  赵志红落网后,记者找到公安局,赫峰让记者看了卷,通过这种方式间接地让这个案子报道出去了。“人们都知道了,捂不住了。”

  赵志红被抓时,当年的呼格吉勒图案专案组成员、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冯志明是赛罕公安分局局长。有一天后半夜,冯志明叫了两个赛罕公安分局的民警去审讯赵志红。

  次日清晨,赫峰获悉冯志明未经请示自行提审了赵志红,马上转移了赵志红,并从当地武警调了一个班看守,规定任何人提审赵志红,只认条子不认人。

  “我主管这个案件,他是我分管的部下,他没有请示公安厅,也没有请示我。我分析,他也不是想弄死赵志红,就是想再问问怎么回事,否则不会带上两个民警。”赫峰说。冯志明现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

  既然“真凶”落网多年,为什么呼格吉勒图案还翻不过来?赫峰认为,一是当年办案人员不太想翻案,另一个关键因素是“因为赵志红的案定不下来”。

  “当年定呼格吉勒图案就是仅凭口供才酿成大错,现在到赵志红案,我们同样要避免仅凭口供定案。”赫峰解释说。红牡丹高手论坛资料

  前述内蒙媒体报道呼格吉勒图案曾称警方加大了审讯力度,赫峰说:“这些话我们搞公安的人一看就明白是使用了刑讯逼供。我看过卷,卷里面已经反映出了有诱供的迹象。他当时刚刚18岁,连哄带诈就说成是自己做的案。在当时的严打高压下,不是他杀的但他也说不清楚。”

  有知情者说,呼格吉勒图有个小毛病,喝点酒后爱看几眼女厕所。一种可能是:他那天喝了点酒,结果看见尸体在厕所中间的半截墙上,他上去摸了一把(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在他手上检测出死者的皮屑),然后就跑出去跟同事说看见个女尸。

  据赫峰披露,他看过呼格吉勒图的全部卷宗,卷宗显示,检察官提审呼格吉勒图时,呼格吉勒图曾经喊冤。呼格吉勒图说自己当时去报案就被打了两个耳光,还不让他睡觉等等。但遗憾的是没有引起重视。

  在赫峰看来,办错案的人也不是就为了制造冤假错案,“当时就那个水平。如果勘察现场仔细些,提取到精斑,有生物检测,肯定能确定呼格吉勒图到底是不是真凶”。

  财新记者获悉,2013年年初,内蒙古高院就已经复查完了呼格吉勒图,结论认定是错案,上报自治区党委。经自治区党委同意,上报了最高法院。

  2013年7月,在呼市已经赋闲的赫峰说:“什么时间(这个案子)能改判了,给呼格吉勒图平反了,我的目的就达到了。”他给财新记者念了一首写给呼格吉勒图父母的诗:

  呼格吉勒案,诉求讨公断;死刑两月判,昭雪屡怠慢;拖拉扯皮办,公允多幽障;正义呼声酣,拭目有年看;僭史阻公道,法治匹夫捍。